34中文網 > 重生之復仇女王 > 第3448章 三千三百八十八,幽然CP撒糖

第3448章 三千三百八十八,幽然CP撒糖

作者:正月初琪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這件事費家主應該也知道了吧。”伊蘭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想知道的話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當然,不排除他不想知道的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伊蘭幽問道。

    “話面上的意思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這件事情我沒有細查,如果你感興趣自己去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伊蘭幽眸色漸沉。

    按照費家主對費嘉陽的重視程度,如果真的出現了合適的心臟捐獻者,他怎么可能坐視不理?

    鳳悠然明顯是話里有話,卻又不細說。

    倒是擺明了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樣看來,她不細查一下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個消息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最近有一批武器送往Z市,來路不明,但收購者很明確。”

    “費家主。”伊蘭幽眸色漸沉。

    “bingo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要對付誰應該不用我說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伊蘭幽哼笑一聲說道:“鳳悠然,林曉柔居然值這么有價值的三個信息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做出什么出乎你意料的事情,也算是一種夸獎了吧。”鳳悠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恩,大大方方的收下吧,絕對是高級別贊譽。”伊蘭幽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好啊,希望你這種樂觀可以一直保持下去。”鳳悠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伊蘭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嘛……”鳳悠然的聲音似乎有些許不穩,一貫的懶散中透露出些許疲憊來。

    “鳳悠然。”捕捉到鳳悠然聲音里的怪異,伊蘭幽的眸色微動:“你的身體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鳳悠然沒有直接回答伊蘭幽的問題而是開口問道:“致詞很難寫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非常難寫。”伊蘭幽的語氣輕松,帶著幾分調侃:“想了許久也只想出一句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鳳悠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清了清喉嚨,伊蘭幽說道:“悠然是個好同志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鳳悠然被伊蘭幽的話逗得笑出聲來:“這是什么年代的致辭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沒寫過嘛。”伊蘭幽說道:“總之,多給我一點時間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算是你的請求么?”鳳悠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仔細想一下,沒有你的世界,應該也挺無趣的,所以……”伊蘭幽的語氣漸漸認真起來:“姑且算作我的請求吧,鳳悠然,好好活著,多給我一點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你難得有求于我,我會好好考慮的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畢竟,我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,如果沒有完成,怕是死了也不甘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做。”伊蘭幽說道:“死了也不甘心,聽起來就很沉重。”

    “伊蘭幽。”鳳悠然的語氣突然凝重起來:“如果我真的沒能堅持住,我沒有做完的事情,你會幫我做完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伊蘭幽微微一愣,張了張嘴,又緩緩將嘴巴閉上后,抿了一下嘴唇才哼笑一聲說道:“不要,聽起來就很沉重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這可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被無情的拒絕了。”鳳悠然笑了笑說道:“雖然只是玩笑話,但是被這么直接的拒絕了,還真是有些落寞呢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事情,習慣就好。”伊蘭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還是那么討厭。”鳳悠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始終讓你喜歡不起來。”伊蘭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鳳悠然的笑聲輕柔:“誰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我也是已婚少婦,不要跟我說這么危險的話題,天啟可是個醋壇子。”伊蘭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種秀恩愛的話我不聽也罷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知道你要忙的事情還很多,我就不打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忙過這一陣約你喝酒。”伊蘭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你欠我一頓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記下了。”伊蘭幽說道:“存入大腦檔案還設置了高亮提醒,霓虹燈一樣的字體,時刻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鳳悠然笑著說道:“看在這一次聊天難得的愉快進行到這里,我額外附送給你一個消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伊蘭幽問道。“武三少到達Z市之后,私下的活動不少,已經有人盯上他了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雖然他的死活我不在意,但是他背后好歹還有一個武家,而且武家下一任家主的人選還沒有

    定下來,如果有人要用這個做文章,你會很被動。”

    “為我考慮這么多。”伊蘭幽輕笑說道:“這下子連我都要相信網上炒的火熱的【幽然CP】是不是真有這么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饒了我吧。”鳳悠然笑著說道:“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應了一聲之后伊蘭幽掛斷了手機。

    聽著電話另一邊沒了聲音,鳳悠然才將手機移開,雙眼疲憊的閉上,獨自忍著頭部傳來的痛處。

    午后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,像是一副精致而美好的油畫,更像是老膠片定格下的電影畫面,從構圖到光線,無一不透露著美的含義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她的臉上沒有那么明顯的病容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搭在腿上的毯子掉落在了地面上,她卻絲毫沒有發現,像是睡的很熟,又像是不屑于理會。

    門被輕輕敲響,緊接著一個人影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這人靜悄悄的走到鳳悠然的身邊,拾起了掉落在地面上的毯子,重新蓋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茜嫣。”鳳悠然的聲音輕柔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鳳茜嫣應了一聲說道:“您若是累了就到床上歇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。”鳳悠然這才緩緩睜開眼睛說道:“之前讓你查的事情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還在查。”鳳茜嫣遲疑一下勸說說道:“代理家主,您現在的身體情況很不好,最好還是回京都接受治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無聲的搖了搖頭,鳳悠然抬眸看向鳳茜嫣說道:“我暫時還不能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鳳茜嫣的雙眼一下子紅了起來,她咬著下唇。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情,何必這樣。”鳳悠然說道:“我早知道的,你也知道。”“既然未來不可逆,那就讓我親手將這個局做下去。”鳳悠然的眼神虛弱中透露著堅定。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