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無敵小刁民 > 第1592章 傷者無數

第1592章 傷者無數

作者:秋明山司機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死了!也是好!”

    醫生嘴角掛著失望的笑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竟然站隊了拓跋天淺,希望趙寶玉死。

    危難之際,趙寶玉動了。

    準確說是九幽動了。

    只見,一柄黑劍,化作一條閃電,從趙寶玉的身后飛去。

    劍落,拓跋天淺被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“這…”

    醫生張著口,啞然失聲。

    變化太快,他甚至都沒能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醫生再次驚呼起來的時候,卻發現趙寶玉已經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江波!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向自己的妻子,一臉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想,從一開始,他就沒把拓跋天淺當一回事吧!”

    江波美目顫動著。

    “是啊!只有這樣能解釋!”

    醫生無力地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水清市,第一人民醫院。

    正值傍晚,下班高峰。

    這里卻迎來了建院以來,最大的傷病流。

    “是誰干的?”

    陳烈追問前往現場的救護員。

    他剛來到醫院卻發生了這種事,也幫忙搬抬傷者。

    “全是冷兵器傷!這傷口是什么兵器造成的?”

    陳烈看著傷者的傷口很是無奈。

    這時,他正好碰上接過病人的弟弟,于是問道:“阿火!你知道這是什么傷嗎?”

    “我是醫生,不是警察!我只負責救人!”

    陳火不耐煩地回道,緊接著沖進了手術室。

    手術室內。

    “老師!我們的人手不夠!傷者太多了!據悉已經破三千了!”

    陳火已經連續做了十幾臺手術,面露疲憊之色,隔著手術簾與葉院長交流著。

    “你通知南苗道人了嗎?”

    葉院長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通知了!他善長看蠱毒之類的病癥,外科手術他不行!”

    陳火蹙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通知趙寶玉了嗎?”

    葉院長接著問。

    “通知那家伙干嘛?他會拿手術刀嗎?”

    陳火不屑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他拿手術刀,我巴不得他拿些靈丹妙藥,給我把人都治活了!”

    葉院長不禁有些動怒。

    “師父!你是怎么了?被割開的血肉能用藥恢復嗎?這不科學!”

    陳火情緒不滿地爭辯道。

    “被燒焦了的皮膚甚至傷及了真皮層,都是那祛疤膏治好的,無痕!”

    葉院長接著道。

    “師父!那或許是邪術!您不是一直教我要遵循科學!”

    陳火聲音陡然提高了好幾分貝。

    尊敬的師父,竟然變成了趙寶玉的簇擁者,他很是不滿。

    話音落,隔簾手術臺沉默了。

    陳火神色十分的復雜。

    他有些懊惱自己說話大聲了,但是對于趙寶玉的怨恨也更深了。

    “陳火!那我再教你一點,生命大于一切!”

    隔壁手術臺上,傳出葉院長的嘆息聲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水清市的大街小巷,已然亂成了一鍋粥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不明冷兵器襲人!

    兇手未知,只能看見黑影!

    被割傷的人數還在增加,成為了籠罩在整個城市的陰云。

    此刻,碧翠路上。

    張菲菲抱著侯無名,將門反鎖的嚴實,緊張地關注著電視新聞。

    這時,透明的玻璃門外,出現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南苗道人!”

    張菲菲微微有些詫異,還是給南苗道人開了門,“您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不放心你們母子!特意來看看!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目光透著關切。

    “多謝道長了!”

    張菲菲道著謝。

    “對了!趙少呢?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又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之前他問我拓跋天淺的消息,之后就消失了,電話還沒聯系上!”

    張菲菲如實地道。

    “噢!那我就在陪你們吧!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笑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謝了!”

    張菲菲再次道謝。

    “無名!你的小貓呢?”

    南苗道長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還沒等侯無名說話,白貓撐著懶腰走了出來,跳進了南苗道人懷里。

    “我去上個廁所,小東西你來陪我!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抱著小貓就進了廁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還沒行動!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蜻蜓切吸夠萬人血!”

    大貓悄然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為了你,付出的代價太大了,這必定會驚動趙寶玉!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有些擔心道。

    “驚動又如何?他不是我的對手!蜻蜓切在你手上,我的鹿角盔和黑絲甲胄應該也在吧!”

    大貓笑了笑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我準備的很充足,所以,你不可以失敗!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如實地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!您這么貼心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大貓笑了笑,“等到蜻蜓切飲夠萬人血,再放鹿角盔和黑絲甲胄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想傷三萬人?”

    南苗道人皺了皺眉頭,“不怕趙寶玉發現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發現?我的武器裝備都生了靈,發現也是兵器自主傷人?”

    大貓笑回道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烏通市。

    一間土菜館包廂。

    趙寶玉心情愉悅地大口地吃著肉,一切都源于頭頂著貓耳帽數字變成了5。

    一陣酒足飯飽之后,他準備走人之際,便見電視屏幕上正在播放重大新聞。

    “水清市遭遇隱形殺手!”

    “三千人被神秘兵器割傷!”

    “死者已經過百,死亡人數還在增加!”

    “炎黃鐵旅出動了!”

    “水清市人民醫院手術室爆燈,向全國求助外科醫生前去支援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看到一條條消息,趙寶玉連忙拿出手機,發現自己電話被打爆了。

    “趕緊去救人!”

    趙寶玉旋即張開仙羽向,水清市第一人民醫院趕去。

    他剛到醫院門口,便見陳烈拉著一張橫幅,一臉的肅穆站在橫幅前。

    隱形殺手,有膽現身,陳烈在這恭候著。

    看著橫幅上的字,趙寶玉尷尬地笑了笑,陳烈真的無愧鋼鐵直男啊!

    “趙少你來了!”

    陳烈見他來了,忙上去問道,“您能找到兇手嗎?”

    “先救人吧!”

    趙寶玉直接邁向了手術室。

    看著手術室外,排成長龍的手術隊伍,他都不禁有些汗顏。

    傷者真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護士們!聽好了!給我按順序全部縫合傷口!”

    趙寶玉立馬喊道。

    “縫合傷口?內出血怎么辦?”

    金護士提出質疑道。

    作為護士,她們雖然學過傷口縫合,但是基本沒應用過,因為這些事都是醫生親自操刀的。

    “都死了一百多人了,全部是因為失血過多得不到救治,這么大的傷口,不立馬止血,死的人會更多!”

    趙寶玉沉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內出血呢?”

    金護士咬了咬唇接著辯道。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,死的人都算我的!給我縫!”

    趙寶玉沒有解釋,用命令的口吻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縫合!”

    金護士咬了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縫什么縫?出了事你擔的起嗎?”一道怒斥聲從手術室內傳出,陳火一臉怒色地走了出來。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