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狂寵全能廢柴妃 > 第1873章 狠辣手段!

第1873章 狠辣手段!
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輸了……這次是真的輸了!真沒想到白紓蕓竟然完勝了納蘭容若!”

    “這白紓蕓太厲害了!竟然擁有五種屬性力量的超級潛力!這樣恐怖的潛力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!”

    “連命輪都無法克制五種屬性力量嗎?若這個白紓蕓修出命輪的話,那會有多強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說白紓蕓是第一廢物的?她若是廢物的話,我們學院里面還有天才嗎?”

    眾人滿臉呆滯的看著白紓蕓扼住納蘭容若的咽喉,仿佛失去了言語的能力。直到半響后,大家才爆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的驚嘆。

    太過的震驚,太過的震撼。看到這結果,他們艱難的咽了咽口水,看向白紓蕓的眼神徹底變了!七大族的子弟們一臉駭然的看著白紓蕓。沒想到納蘭容若使出了命輪,竟然都被她輕易的完勝了。心里涌起了一股深深的忌憚,怎么都沒想到曾經的第一廢物,如今竟有

    了這等實力。他們不由得想到了,前些日子為神魂鼎各族同此女達成的口頭協議。本以為這樣也沒關系,學院比試中抹殺此人輕而易舉。可事到如今,白紓蕓的實力竟遠超他們的預料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難道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拔尖的子弟被淘汰嗎?七族子弟們面色不善的盯著比試臺上風光無限的白紓蕓,心中的殺意更多了幾分。

    她……輸了?

    納蘭容若死死盯著白紓蕓,意識都開始渙散。

    夜華世界乃是她最強的一招,以納蘭容若目前的實力施展起來很是勉強。被白紓蕓輕易破開后,更被那一股可怕反噬力所傷。若不快點下場治療,內傷會變得很嚴重。

    然而,納蘭容若卻絲毫沒注意這些。她的心全被周圍的議論之聲占據了。

    她輸了,她竟然輸給了自己一直不放在眼里的下界螻蟻!在眾目睽睽之下,孤注一擲都不能此女造成一絲威脅!

    難堪、憤怒、不甘、怨恨,種種情緒一股腦兒涌上心頭。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令她憎惡的小臉,她的神色已經扭曲!

    “還記得學院比試之前的約定吧?該履行諾言了!納蘭容若,以后你必須放……”

    白紓蕓絲毫沒在意納蘭容若的神情,她是來要債的。在學院比試之前的那個約定,她可是從未忘記過!

    “白紓蕓,你殺了我吧!輸給了你,我寧愿一死!”

    聽著白紓蕓提及曾經的約定,心高氣傲的納蘭容若心頭一陣刺痛,只覺得自己被狠狠羞辱了。她做夢都想不到,最后輸了約定的竟是自己。

    她猛地抬起臉,狀若瘋狂的對著白紓蕓嘶吼。然而,她心中還打算自己的小算盤。即便自己輸了,但依舊有人族這個大靠山。她很肯定,這白紓蕓絕不敢對自己怎么樣。便打算來個以退為進,好混過曾經約定的事情

    。

    看著避重就輕、以退為進的納蘭容若,白紓蕓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。手中的劍鋒依舊抵著她的脖頸,臉上的神情也愈發冰冷了。觀戰的弟子也有不少知道白紓蕓和納蘭容若之間的恩怨。如今勝負已分,也該遵守約定。但一些心思單純之輩聽到納蘭容若如此說,又看看她滿臉血污的柔弱模樣,不免

    有些同情敬佩這女人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,平時不可一世、高高在上的大小姐面對死亡的威脅,性子竟如此剛烈。

    再看向咄咄相逼的白紓蕓,他們心里不免有些抱不平。就算人家輸給了你,也大可不必在眾目睽睽之下提起約定啊!這不是故意羞辱人嘛!

    “這白紓蕓是不是有些過分了?贏了就贏了,為何要當眾提起別人的痛處?”

    “白紓蕓,我看你就是故意泄恨吧?想在吾族身上找存在感,也不必這樣吧?”

    “那納蘭容若還有幾分氣概啊。凡事可不要做絕了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弟子見納蘭容若如此落魄,當下就有些看不過去了。畢竟以納蘭容若的姿容實力,在這九州學院中也有不少愛慕者的。

    而幾大族的子弟心中正憋著邪火呢!聽見有人幫納蘭容若說話,他們立刻含沙射影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白紓蕓,要被你當眾羞辱,我寧愿一死。你就動手吧!”

    納蘭容若也聽到周圍觀眾的話,心中冷笑幾聲。這些個白癡弟子,可真是好騙啊!隨便的裝裝柔弱、以退為進,他們立刻就當真了。

    聽到大家的話,她心中也有了底氣,更加寸進尺的對白紓蕓叫囂。

    “殺你,只會弄臟我白紓蕓的手!”

    看著一身硬氣、似被自己欺辱了的納蘭容若,白紓蕓意味不明的挑了挑眉,云淡風輕的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白紓蕓你……你太過分了!”

    沒想到這白紓蕓竟然不上當,還說了一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,納蘭容若氣惱不已。

    “納蘭容若,我說過會讓你生不如死……你,可還記的?”

    就在納蘭容若張嘴指責時,白紓蕓手中的劍鋒忽而一挑,將她脆弱的脖頸刺出了血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白紓蕓,納蘭容若心中突然騰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白紓蕓冷笑一聲,那笑容冰冷的令人心生恐懼。隨即手起刀落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納蘭容若的手腳全廢!

    “納蘭容若,你給我記住了。你的手腳是我白紓蕓廢的,從今以后,你必須徹底放棄胤!”

    手腕突然被廢,一股劇痛頓時鉆心而入。可更讓納蘭容若心驚心顫的卻是白紓蕓說的那些話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一雙美眸,滿臉怨毒的盯著白紓蕓!

    “白紓蕓……你竟敢……你竟敢…啊——!”

    劇痛攻心,手腳上的血不停的流下。納蘭容若疼的那叫一個錐心刻骨,萬沒料到白紓蕓竟然敢當眾這樣做。

    周圍的弟子也被白紓蕓的狠辣手段給震住了!怎么都想不到白紓蕓竟敢廢掉了出身七族的種子選手——納蘭容若。

    “白!紓!蕓!你這算什么?容若姐姐已經輸了,你竟然還下此毒手?這不是違規嗎?白紓蕓,你別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納蘭玉仙愣愣的盯著這一幕,猛地站起來指著白紓蕓的厲聲抗議道。這白紓蕓也太膽大妄為了,竟敢當眾廢了納蘭容若,這件事他們人族可不能就這么算了!

    人族的子弟也對著比試臺上的公證人一臉憤怒的抗議。

    “納蘭玉仙,我白紓蕓到底有沒有違規,自然有公證人來論斷,還輪不到你這個同輩來指手畫腳!”“剛才的武斗中是我占據了上風,納蘭容若雖然負傷卻并沒有失去戰斗力。大家也都看到了,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認輸。我的進攻并不違規。而且,此女剛剛那般竭斯底里不

    就是輸了不認么?若非她自己輸不起,我豈會有下手的機會?”

    以白紓蕓的聰慧,又怎么會給敵人發難的機會。原本就是這納蘭容若胡攪蠻纏,試圖蒙混過關。如今,落了一個被她徹底廢掉了一身實力,也是她自找的!

    看著那些滿臉憤怒的人族子弟,白紓蕓不慌不忙的開口反駁。一番話下來,那些叫囂之人頓時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比試臺上的公證人把事情的經過看的清清楚楚。身為公證人,每一屆的學院學院比試都少不得會有一些糾紛。對于處理這樣的小糾紛,他可謂得心應手。

    “臨天陣營的白紓蕓并未違規,人族納蘭容若出局!大家請肅靜!”

    公證人乃是龍族的高手,龍族在七族中從來都是最公平公正的。他并未偏頗,只是平靜的把結果報了出來。此話一出,剛才還嗷嗷不服的眾人只能不甘的閉了嘴。那些為納蘭容若打抱不平的弟子們看到這一幕,又想到剛才白紓蕓的一番狠辣手段,再不敢胡言亂語。看向白紓蕓

    的眼神也更加敬畏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咱們老大!”臨天陣營的眾人一點都不驚訝自家老大的手段。那個納蘭容若一直明里暗里的找老大的麻煩,他們早就看不過眼了。如今,這女人終于得到了應有的下場,他們只會拍手

    稱快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的比試,大家可要全力應戰!”

    白紓蕓沖著他們點點頭,只如常的鼓勵道。對揮手廢了納蘭容若她連眼皮都沒多眨一下,似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。

    兩人比試結束后不久,第二輪的比試便開始了。臨天陣營中第二輪出賽的,有宋甜對上人族的納蘭玉仙、赫連寒玉對上妖族的妖殘月、湛青對上魔族莫家的莫隨風、拓跋燁對上魔族莫家的莫少修以及寒莫白對上了木族

    的木戰擎。

    五人的對手,總體實力均是頗為強橫的。想來,七族為了在這輪比試中一舉滅掉臨天,也是下了不少的本錢。

    “白紓蕓,你別得意的太早了。雖然你僥幸逃過一劫,但其他人可沒這么幸運了。這一次,我看你們還能支持多久!”眼睜睜的看著納蘭容若敗下陣來,最后還被白紓蕓光明正大的弄成了廢人。七族子弟們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,感覺到弟子對白紓蕓的態度變化,他們心中的忌憚更深。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