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萬古第一神 > 第488章 九冥一族,都得死!!

第488章 九冥一族,都得死!!
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李天命,這可是他此行,最大的目標!

    “連我手里的寶貝都敢搶,你拿得了么?”東陽風塵詭異一笑。

    這時——

    李天命以天之翼飛馳,無聲無息之中,已經到了天紋結界旁邊。

    他二話不說,以左手黑暗臂,瞬間撕裂了天紋結界,將那‘赤血星河’拿在手中,放入須彌之戒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,毫無懸念。

    他知道,東陽風塵就在附近,若是迷魂陣書失效,他瞬間就能斬殺自己。

    面對這種對自而言強得可怕的對手,李天命不敢托大,寶貝到手后,他馬上轉身離去,朝著夜凌風所在的通道口而去。

    “李天命,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一聲詭異笑聲,在整個地宮回蕩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忽然有劇烈的破空聲音穿來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“殿下!!”

    好幾聲慘叫忽然傳來,這分明是東陽風塵三個跟班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們叫得十分凄慘,聽起來就好像,他的身體被洞穿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幾聲,聽起來氣息都沒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李天命加快的速度,他必須要在迷魂陣書結束之前,回到通道內,才有可能甩掉東陽風塵!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身邊忽然飛過無數的黑色尖刺!

    那黑色尖刺只有發絲那么細,明顯來自東陽風塵的伴生獸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種神通,類似熒火的焚天羽翎,但是數量要多了無數,密密麻麻,爆射而出,無差別攻擊!

    “所以說,方才的慘叫,是因為東陽風塵為了殺我,根本不顧他三個跟班的性命。這三個倒霉鬼,很可能先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天命只能說,這東陽風塵絕對是他,遇到過最陰狠的對手!

    林瀟霆都沒這么狠,自己人都隨便殺!

    宇文神都和月靈瀧、君念蒼更不用說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更多的黑色尖射來,李天命必須緊急躲避,姜妃欞都不敢用空間墻,因為一旦使用,就暴露了位置。

    但,尖刺實在太多了!

    基本上覆蓋全場,形成了地毯式的穿刺,完全克制了李天命的迷魂陣書!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個閃避不及時,李天命腿上,好像中了一根尖刺。

    那尖刺扎進去后,瞬間沖進了李天命的身體上,就像是一只毒蟲!

    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數以萬計的黑色尖刺,找到了他的位置,飚射而來!

    “就一只小蟲子,也想逃出我的手掌心?”

    “李天命,我看得起你,才跟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你一個小孩,有什么資格,當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東陽風塵陰森的笑聲,逐漸朝著這邊靠近。

    當當當!

    李天命用了一本璧山書,擋住了那數萬的尖刺,終于沖進了通道中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回身甩出一本海靈書,洶涌的海水幻化而出,如瀑布一樣,朝著他身后沖擊而去!

    轟隆!!

    李天命知道,那東陽風塵一定破開了水浪,和自己一起鉆進了這個通道!

    “小風身上還有一本迷魂陣書!”

    接下來,只要和夜凌風匯合,再拿那本迷魂陣書使用,估計在這通道內,甩掉東陽風塵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畢竟,通道千變萬化,只要出現岔路,就能迷惑東陽風塵。

    “小風!”

    李天命已經回到了,方才夜凌風所在的位置!

    讓他呆滯的是——

    夜凌風不見了!

    “莫非是先跑一步?”李天命直接往前沖。

    他先前給夜凌風一本迷魂陣書,是為了讓他,能夠在自己不在場的時候,有保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現在正好用得上,可以擺脫對手,沒想到,夜凌風竟然先跑了。

    “不對,以小風的個性,不可能拋下我單獨先走!”

    李天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但關鍵是,現在東陽風塵追在后面,他根本沒功夫,想夜凌風為什么會忽然失蹤!

    他只能竭盡全力,在這通道內穿梭!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 李天命感覺身體有些難受,低頭一看, 自己的皮膚已經呈現出了猙獰的黑色。

    很顯然,是剛才那黑色尖刺,扎進身體后,一分為九,化作了九條毒霧,在李天命的身體內穿梭。

    “這好像是‘九冥毒’。是九嬰伴生獸最毒的毒素。”姜妃欞聲音有些慌亂。

    “沒事,太一塔在慢慢鎮壓,會消散。”李天命道。

    不過,九冥毒在消散之前,還是對李天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讓他血肉腐爛,骨骼腐朽,渾身軟弱無力,速度越來越慢!

    “李天命,不用跑了,中了我的九冥毒,你已經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能靠九冥毒,鎖定你的位置,你逃到天涯海角,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東陽風塵那陰森的聲音,在身后空曠的通道之中,不斷傳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一定恐懼了。不用掩飾。任何人在死亡之前,都會如你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你掙扎吧,我喜歡看你這種所謂的絕世妖孽,抗爭命運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年輕人,不懂得收斂,自大妄為,這很致命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聲里,帶著運籌帷幄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不過是甕中捉鱉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他越來越靠近九冥毒,而李天命的速度,越來越慢。

    終于——

    李天命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喘著粗氣,渾身血肉已經漆黑,太一塔似乎對這種劇毒不是很敏感,毒素散得比較緩慢。

    幸好!

    他算是堅持著,沖到了自己的‘目標地點’。

    在他眼前,是一個神葬結界!

    此前,他跟著螞蟻群去找終點的時候,就看到了這個神葬結界,記住了位置。

    他當時便想過,要是遇到不可解決的麻煩,就往這里跑就對了!

    夜凌風帶著迷魂陣書忽然消失,打亂了李天命的計劃,但幸好,這個神葬結界還在!

    此時,他背靠著神葬結界,以左臂探入這結界之中,開始破界!

    九冥毒進不了他的左臂,目前來說破界絕對沒問題,但需要一點時間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身后的腳步聲,越來越急促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

    東陽風塵從黑暗中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半張臉漆黑,從陰影中出現,當他看到李天命站著不動,已經放棄了逃竄的時候,他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從李天命的膚色來看,他已經九冥毒入體,不用東陽風塵殺,他都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恐懼的滋味,好受吧?還想喊一聲九冥一族嗎?”東陽風塵揶揄道。

    他一邊笑著,一邊朝著李天命走來。

    “九冥一族,都得死。”李天命咬了咬牙,盯著東陽風塵說。

    “膽色不錯。”東陽風塵站在他的面前十米處。

    他恐怕以為,李天命絕對死定了,所以倒是不著急了。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了一下,噗嗤一笑,道:

    “你真有意思,我殺過很多人,卻從來沒殺過,一個比我還驚人的天才。你倒是給了我一次美妙的體驗,豐富了我的人生經歷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不動手,是想看我跪地求饒嗎?”李天命淡淡問。他雙瞳血紅,對這神國太子,已經恨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不用。我只是怕動手傷了我家欞兒。你死在九冥毒上就好了,我等著她從你身體里下來。”東陽風塵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欞兒?”李天命倒是稀奇了,他從沒聽說,這東陽風塵還認識姜妃欞。

    “很驚訝嗎?”東陽風塵問。

    “有點。”李天命道。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,我們皇族祖上就是這樣,都喜歡最好看、最有天賦的姑娘。這是我們一族骨子里的烙印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一點都不喜歡女人,但我就是想,把她們弄到手里,給我繁殖后代,保我一脈人丁興旺,繁榮昌盛。”

    東陽風塵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哦?”李天命算是見識了。

    還有比這更無恥下作的一族嗎?

    這樣的氏族意志,這樣的強盛手段,真是絕了。

    這都成了種族烙印了?

    “我不用刻意折磨你,等一會兒,你要是能堅持住,好好看我,怎么玩你的女人,看她表演幾個姿勢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計你會死得很有趣。忘記跟你說了,我這方面能力,很強。”

    東陽風塵莞爾笑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李天命眼睛徹底紅了。

    “東陽風塵,說真的,我很少對一個人,厭惡成這種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個奇葩,你開拓了我的世界觀,讓我知道,原來,人可以賤格到這種地步。”

    李天命眼里的殺機,已經足夠殺這家伙一萬次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東陽風塵笑瞇瞇的問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告訴你一個常識。”李天命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常識?”

    “反派死于話多。”李天命道。

    東陽風塵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一個瞬間,李天命沒入虛空這種,徹底消失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!!!”

    他臉色一變,追了上去,直接撞在天紋結界上,鼻子都撞歪了。

    神葬結界一震,強悍的力量將東陽風塵震飛出去,狠狠砸在墻壁上,再砸在地上,五臟六腑都被震出血了!

    那一刻,東陽風塵臉色全黑,他形如野獸,發出一聲低沉嘶吼!

    “玩我??很好,很好。”他獰笑一聲,拳頭捏得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就在這死寂之中,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東陽風塵一驚,連忙抬起頭。

    他赫然看到——

    在李天命消失的那個天紋結界上,一個絕色的藍裙少女,從水波蕩漾之中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姜妃欞??”

    東陽風塵,目光呆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李天命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沒事吧?”姜妃欞連忙問。

    “沒事,九冥毒開始消散了,身體有些損傷,但是兩三天就能恢復了。”李天命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算是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但,李天命恨得牙癢癢。

    這東陽風塵成了林瀟霆沐晴晴之外,他最想殺的人,而且是虐死他!

    “別讓我找到機會,否則你想死都難!”

    他這個人平息嘻嘻哈哈的,真要惹毛了,狠起來和兇獸沒區別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看前面……” 姜妃欞的聲音忽然變得沙啞而顫抖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天命抬起頭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