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明天下 > 第十六章怎么做一個惡官?

第十六章怎么做一個惡官?
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十六章怎么做一個惡官?

    云昭很想在陰山腳下建立一座堡壘。

    這里有一個前提,就是必須打敗周邊的部族,讓他們感到畏懼,才能在歸化城立足。

    但是呢,草原很大——卻沒有人。

    偌大的蒙古草原上,一天走幾十里地都不一定能見到一個人,云昭用巴特爾梅林的名義,弄了好久,才招攬到不足三千人。

    就這樣,朵顏部如今已經算是一個很大的部落了。

    至于招攬大明百姓來草原……云昭在親身經歷過這里的環境之后,他發現,大明百姓來到這里除過被人奴役之外,沒有任何出路。

    除非云昭能在這里真正的開辟一片天地,才有將大明百姓吸引來這里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我們這次要借鮑承先這個殼子給我們打根基?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這樣做你讓這里的部族怎么活?另外,我們的巴特爾梅林可是為了蒙古人民的土地才誕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巴特爾梅林自從成了朵顏部的王公后,就不再是那個一心為了蒙古百姓的草原英雄了。

    這一點你應該能從我們招攬的這些蒙古人身上就能看清楚,這些人沒有為蒙古人打天下的決心,他們只是為了讓自己過得好一點,或者實在是沒有了活路才投靠我們的。

    本質上就是一群馬賊。

    只有草原上的大英雄都投降了建奴,鮑承先才好升官發財,長久的留在歸化城。

    他留在歸化城想要建設,前期一定是要投資的,沒有個三五七八年是見不到收益的。

    既然歸化城是被建奴毀掉的,就讓建奴再給我建造起來,等我們的人手,軍隊都進來之后,再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錢少少沉默片刻道:“太想當然了。”

    云昭笑道:“不是想當然,而是必然!鮑承先來歸化城,不僅僅是安撫,恐怕還有彈壓這里蒙古部族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到時候聯絡少數力量,打擊大部分人才是建奴的好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為何不是聯絡大部打擊一小部分呢?”錢少少敏銳的發現了問題。

    云昭瞅著錢少少輕笑一聲道:“小部分的人從來都是被壓迫的對象,建奴想要在這里立威,并且拿到足夠多的好處,怎么可能聯絡大部分人去打擊一小部分人呢?

    如果聯絡大部分人打擊一小部分人,他就必須保證大部分人的利益,如此一來,大部分蒙古人的利益都被考慮到了,那么,你讓建奴拿多少利益呢?

    但凡是強大的勢力想要分解,盤剝小勢力的時候,就不會照顧大部分人的利益,他們只會大亂原有的構造,建立新的偏向于他們的權力構造。這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建奴是貪婪的,對蒙古人可是一邊拉攏,一邊打擊的,能攫取最大利益,他們才不屑拿一點殘余。

    現在啊,在這里的部族王公們被我們逼迫的已經抱成了一團求活,面對我們的時候是這樣,我想,面對建奴的時候他們也會是這樣。

    在這種局面之下,聯絡我們,打擊那些部族,就成了鮑承先唯一的選擇。

    當然,大勢是這樣的,如果鮑承先是一個合格的官員,那么,聯絡我們朵顏部是他唯一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錢少少再一次奮筆疾書,他將云昭說的話全部記錄了下來,留著以后慢慢看,慢慢的體會。

    云昭瞅瞅正貪婪的吃紅薯的云楊,再看看張開嘴用牙咬金佛鼻子的云卷,暗暗嘆息一聲,這兩個混蛋啊……

    草原上的風一般是貼著地刮過來的,這樣的風很容易從褲腿,衣袍底下鉆進來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就能讓人遍體徹寒。

    薄薄的雪層覆蓋了枯黃的草,一群群的牛羊正頂著風雪在勤懇的吃草,夏日,秋日里不屑一顧的硬草這時候都成了美味。

    畢竟,需要努力拱開冰雪才能吃到的草總是格外的香甜一些。

    放牧的都是婦人,她們裹著厚厚的皮襖,大聲的吆喝著,不斷地將石頭用手里的投石器丟到遠處,將離散的牛羊驅趕回來。

    懷里的孩子哭嚎一聲,她們就背過風雪,打開厚厚的皮襖,掰一些冰冷的羊肉放在嘴里嚼,等口水溫暖了那些羊肉,就把碎末一點點的哺給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一些藏獒站在高坡上,如同獅子一般眺望著遠方,在地平線上,一些黑點正在雪地里漫步,不時地嚎叫一聲,聲音凄厲而蒼茫。

    云昭在帳篷外邊停留了片刻,就回到了帳房,不是因為寒冷,而是因為看多了這樣的場面,會讓他剛剛冰冷起來的心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這不是一個好現象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才是梟雄所為。

    這句話云昭比一般人理解的更加透徹,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,純粹的人總是更加的接近自己想要的目標。

    當然,能夠兼顧情理法也可以成功的人,這樣的人云昭一般把他稱之為——神!

    下雪的日子里,算是草原上最靜謐的日子。

    雪夜里向敵人發起進攻的人不是沒有,這樣的人一般都在漢地,比如——李愬雪夜入蔡州!

    站在不同的立場上,就有不同的答案,站在建奴的立場上,黃臺吉就是英武的皇帝。

    站在大明百姓的立場上,黃臺吉就是十惡不赦的侵略者。

    京城就是大明子民的腦袋,而現在這顆腦袋正在被建奴抱住痛毆,雖然偶爾也反擊一下,終究挨打的次數更多。

    挨打挨的多了,人們也就麻木了,下一次能不能經受住人家的毆打,天知道。

    云昭當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建奴沒有打爛大明人的腦袋,大爛大明腦袋的是大明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李洪基,張秉忠就是兩條不聽話的拳頭,正在一拳接一拳的砸在大明的腹心部位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大明朝目前的現狀。

    云昭在藍田縣已經積蓄了一些力量,只可惜這些力量現在還不能用,一旦開始用了,就會在無數的戰爭中消耗的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戚家軍消耗一空,關寧鐵騎也快要消耗光了,白桿軍如今也無力再戰……

    所以,云昭努力的生產糧食,努力的打造軍械,努力的安定地方,做這些事情的唯一目的,就是給這個破敗的時代留一點可以東山再起的種子。

    讓那些在絕望中固守城池的人看到一絲希望。

    對于大明朝的官吏,云昭是不信任的!

    說白了,除過云氏自己,云昭不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固守藍田縣,讓西安府平安,這是云昭對大明朝先烈們進的最后一份心力,在歸化城立足,是云昭延緩建奴進攻中原的最后努力。

    “繼續擴大招募流浪牧民的力度,我們這里有足夠的食物可以支撐到春天到來。”

    云昭回到帳篷,云楊,云卷兩人簇擁著金佛睡得不省人事,錢少少點了一盞酥油燈,依舊在看書。

    “漢人奴隸也應該招募,鼓勵他們逃離原有的部族,來朵顏部。”

    錢少少抬頭看看云昭,他對云昭的情緒把握的很準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們有機會帶走他們,就能招募,如果不能,就不要招募,我們現在走的路跟死路一條差別不大。”

    錢少少皺眉道:“戰死比被人奴役至死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的想法,那些被人奴役的人不一定這樣想。”

    云昭粗暴的打斷了錢少少的話。

    錢少少給云昭倒了一杯熱茶放在他手里道:“你就是太在意大明人的想法,才處處掣肘。

    百姓愚昧,需要有聰明人給他們指出一條光明大道,哪怕是一條死路。

    你現在應該考慮怎么在這里做一個惡官,激化建奴跟蒙古人的矛盾,讓蒙古人知曉,投靠建奴是一個比戰死還要糟糕的結果。

    如此,才有利于我們暗中發展,才能讓巴特爾梅林的威名傳揚到草原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到了這個時候,巴特爾梅林再次豎起蒙古大纛的時候嗎,才會從這如云。”

    云昭苦笑一聲道:“我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,就是剛才看到在風雪中牧羊的蒙古婦人,心中酸楚。”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