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萌妻十八歲 >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不像誰

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不像誰
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在這里與這個人的身上可以看到人性的痕跡,首先是一個壞蛋一個混混的樣,然而,在學院路的這個女人的面前,卻是如此的溫文爾雅,一個痞子,一個流氓,居然變得如此的優雅?

    這個男人到底是要裝,還是做真實的自己?

    到底自己的溫柔體貼來自哪里?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天生的溫柔體貼還是要童幽灃的?

    從意識方面羨慕童幽灃呢。

    “流域,我知道的,我吃的鹽也比你吃的飯還多,我走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,我都這把年紀了什么東西還看不透嗎?我知道農民工的性格,我也知道農民工活著不易。但是唯一一點就是農民工,他們其實挺單純的,他們不像我們城市里面的人,整天就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整天就想著一些不現實的事情,很多城市里面的人,雖然自己以為自己很聰明,但是卻愚蠢得很,總是想做一些達不到的事情,總是想做一些異想天開的事情,有時候對他們好,他們卻不接受,有時候用一顆溫暖的心去問了他們的心,卻始終達不到他們的心底深處,有時候——哎——”

    查流域聽著老總裁的這些話,像是在說自己一樣,所以這個副總裁心里七上八下的,很害怕,難道老總裁知道了一切?難道老總裁什么都懂了?難道這些事情一切都在老總裁的掌控之下嗎?

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這個副總裁居然覺得眼前的這個老家伙非常的恐怖,非常的恐懼。

    天天和這個老家伙一起吃飯,一起喝酒,一起聊天,總是嘻嘻哈哈的,還以為老總裁對自己沒有任何的防范呀,但是現在看樣子,好像老總裁知道的什么事情?難道任菲菲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和盤托出了嗎?

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這個男人居然有些懊悔,早知道就不要告訴任菲菲這件事情?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要把任菲菲拉進來?

    “是的,老總裁,時間不早了,你上去休息吧,很多事情都是做不完的,很多道理,我們也是很難講解的,所以這些事情就以后再說吧,我懂你的意思了,我們城市里面的人,其實都是沒有那么單純的。這一點,我是絕對贊同的,當然,我絕對會做一個老實的人,絕對不會做一個違背公司的人,也不會做一個違背自己良心的人,我也做一個正派的人,我想我應該是做到了。然而老總裁現在我打瞌睡了,我就想睡覺,因為明天還要繼續是去工地,工地上大點事情,真的越來越多了,從來也沒有人幫我管管。然而又有多少人懂得工地上的事情,在工地上工作,不僅僅要學會和農民工相處還要多。”

    查流域一邊說著話,一邊扶著老總裁往樓梯口走去,老總裁只是聽著,眼神里面好像有些忽上忽下的表情,但是副總裁居然沒有抓住這些要點,副總裁居然猜不透到底什么意思。老總裁也就這樣被查流域送上了樓,老總裁走向了自己的房間,然而查流域卻回到了自己住的那個房間,家里的房間靠近國道這一邊,總是能聽到來來往往的車輛穿梭而過。今晚也許又是一個不眠夜。

    查流域走進自己的房間,將房間的門關上了,他的房門,原本可以重重地關上,但是今天他輕輕地將門合上,然后靠在門上面覺得有一些累。查流域覺得雙腿一點力氣都沒有,他緩緩地蹲了下去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就這樣確實呆呆地看著房間里面,房間是黑暗的,但是窗外的路燈卻是明亮的,他忽然之間站了起來,大步地走向窗戶。查流域趴在窗戶上,眼睛看著較遠的遠方,看著卓識地產方向的那個地方,他沒有發現有任何的動靜,難道公司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不對呀?

    舉報了,確實是舉報了,明明把資料交過去了,明明已經發了信息過去,明明已經和某局通了電話,為什么沒有人出來執行這件事情?

    難道真的是買通的那些人嗎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喜兒說了什么?

    忽然之間副總裁想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,要知道公司里面到底怎么了?要知道著家里的人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也許只有一個人知道,也許只有任菲菲知道,但是現在怎么可能直接和任菲菲聯系?

    不可能的,其實這會兒聯系,任菲菲也不可能把實話告訴自己,現在能和自己說實話的,只有自己的親人查蕭玉。副總裁想到了自己的侄子,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到了阿姆斯特丹吧?

    想想也對,副總裁拿出了手機,看了一下雪景算了一下時差,剛剛好,現在應該是到達了阿姆斯特丹,應該在休息了,所以這個男生拿出了手機,撥通的侄子的電話號碼。

    查流域撥通了查蕭玉的電話號碼,電話只響了兩下,就已經被接通了,對方傳來了歡快的笑聲。那種笑聲,很少聽見有,果然是放假了人就輕松了,果然是放假了整個人就解放了,人的精神也挺好的,從隔著電話都能夠聽得出對方的心情非常的雀躍,也能夠聽得著對方是如此的興奮。所以查流域只是聽著,讓對方說話,聽聽對方那個歡樂的心情。

    也許有一天自己什么事情都解脫了的時候,也許也可以歡快起來。因為查蕭玉的性格是一樣的,侄子可以興奮,那么叔叔,應該可以,侄子可以放下的那么叔叔也可以嗎?

    “叔叔,你要打電話太準時了,我剛剛到阿姆斯特丹,來到了任菲菲的房子里面,這個房子真的挺大的,沒有想到任菲菲的家里那么有錢了。我們以前都沒有買過這么大的房子,原來任菲菲家里的錢全部堆積在這里了,看看大的房子吧,要不要拍個視頻給你看?還有我的衣柜,真的是我出門都不需要帶衣服了,衣柜里面準備了很多衣服,休閑裝正裝所有的衣服都有的,睡衣,都有襪子鞋子太多了,還有這些用具,還有這些家具都是高端的東西做的,我真的很懷念這種感覺,但是以前我們家也是不錯的,但是這個阿姆斯特丹的東西真的比國內的東西好了很多呢。我真的很留戀,這個地方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查蕭玉不停地說著,具體地說些什么東西,其實副總裁也聽得不是很清楚,因為他的腦子里有別的事情,他的腦子里在糾結著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昨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卓識地產到底有沒有被查封之類的,卓識地產是怎么躲得過這些災難?

    這些很糾結的問題,一直纏繞在這個副總裁的腦子里,這個副總裁雖然明顯感覺到侄子那個興奮的心情,但是無法和侄子一起共鳴,無法祝賀侄子,無法和侄子一起歡樂、一起快樂,一起興奮,本來平時侄子說起這些興奮的事情的時候,他至少自己還會笑,但是現在拿著電話,他的表情僵硬,也不知道生活的壓力到底多大?

    “查蕭玉,到了那邊就好好玩啊,如果你去找童小顏的話,童小顏不想見你,你也不要太勉強,你知道嗎?女孩子又勉強是不行的,女孩子你只能哄著,只能用溫柔體貼的對待女孩子,你來硬的是沒有用的,你也知道,童小顏并不是那種很順從的女孩子,雖然看上去是如此的柔軟,看上去話很少,但是她的內心非常倔強,童小顏那個類型也不知道像誰?反正不像童玥,也不像老太太,也不像童家所有的人,只是有一股子倔強在骨頭里面,其實今天我只是想向你打聽一件事情,卓識地產,你知道多少?卓家你又知道多少?今天和任菲菲通話了嗎?任菲菲對你說的什么?任菲菲對你說了一些特別的話么?”

    任菲菲?

    查蕭玉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,才聽著自己那個興奮的心情,他突然之間想起來一件事情,對對對!

    剛才剛下機的時候,確實接到任菲菲的電話,任菲菲對自己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,但只是當任菲菲關心自己好了,任菲菲給自己打了個電話,說,不要糾結過去的事情,還要勸叔叔不要老是想著報仇的事情。

    關于過去的一些事情,應該忙埋葬在泥土里面,那樣才會有好的生活,才會有新的生活,這種事地上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,根本就沒那么容易就把它消滅了,然而不要去糾結那些過去,一定好好地勸勸你的叔叔,一定要讓你說說放棄復仇的這個事情。

    查蕭玉聽著任菲菲對他說了這些話,當時查蕭玉因為一份興奮的心情在這里,因為看見這個家的時候覺得心里實在是太興奮了,所以來不及仔細琢磨任菲菲說的話,即使現在來得及做嗎?

    任菲菲所說的話,看見這個房子里面條件如此好,設施如此好,環境如此好,房子如此大,卻把這些事情拋諸腦后了,國內發生什么事情跟我有什么關系呢!

    卓識地產發生什么跟我有什么關系,壓根就沒有關系,搭不上邊的,八竿子打不著的。

    然后昨天發生什么事情也跟我這些一點關系都沒有,毛關系都沒有,所以這個男人也就忘乎所以,也就忘記的一切,這個如何勸叔叔不要去復仇的事情。

    查蕭玉一五一十地將任菲菲對他所說的話全部告訴了副總裁,副總裁聽了之后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問題就出在這里,關鍵的問題出來了,原來任菲菲反悔了,任菲菲反水了,明明誓旦旦地說著要報復卓秦風,現在倒好了,一下子就不報復了,難道那個證據已經撤回來了嗎?

    一定是任菲菲動了手腳,一定是任菲菲找人把材料已經撤下來了,然后一定是說別人開玩笑的。一定說,這些舉報都是開玩笑的,是這樣吧?

    這個任菲菲怎么想的?

    最關鍵的時候,在就要成功的時候,居然壞了我的好事!

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這個男人亂掄了拳頭,重重地在窗戶上擊了一拳頭。

    窗戶是鋁合金的, 然而副總裁的手卻是肉做的,他痛苦得要命,他的拳頭疼痛不已,他也不知道那個心里更痛還是拳頭更痛。但是現在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打電話質問一下大小姐,問問大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要聽聽大小姐的解釋,他要聽聽這個可笑的女人是如何辯解,如何狡辯的,明明信誓旦旦地說,要報復總裁,但是到頭來卻耍了別人,他是在玩游戲嗎?

    他是在耍著別人玩嗎?

    等待了幾十年的報復,到現在關鍵時候卻功虧一簣,都是這個大小姐,不夠堅定,明明恨一個人,那就恨到底呀!

    為什么忽然之間反水?

    查流域看了一下外面,那線路的殷商明亮地亮著,國道上的車輛異常車來車往,發出一些刺耳的聲音,這些聲音雜亂無章刺激到了耳膜里面,讓副總裁聽著煩躁不已。

    他發現那些路燈真的是太刺眼了,那些弄得一點都不漂亮,看上去像是一把刀子一樣,刺向了自己的胸膛,他拿出了手機,撥打一個電話號碼,狠狠地說道,不管對方有沒有說話,不管對方在不在,只是當對方接通電話的時候,他也不懂對方說什么。

    立馬說了一段話:“他說到:“任菲菲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叔叔,哦!不不不,查副總裁,我相信你已經看見結果了,我也知道你也已經知道卓識地產了是吧?你知道卓識地產已經沒有出任何的事情,就這樣吧?我也不兜圈子了,我也是個直爽的人,我不像你,什么事情拐彎抹角,什么事情藏在心里,藏那么久了也不嫌累,現在我告訴你,我確實沒有把證據借給對方,是否找人把證據攔截下來了,而且你舉報的那個地方,是否已經通知人撤銷了這個舉報,所以卓識地產沒有任何的事情。我覺得我和總裁之間感情的事情,那是個人的私事,我想我應該以私人的方式來解決。這件事情,還不是波及到卓識地產里面的任何一個人。”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