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太古帝尊 >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這個小子絕對是瘋了

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這個小子絕對是瘋了
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你們還是去死吧!”

    聲音落下的那一瞬,冰冷徹骨的殺意,陡然自陸塵體內釋放而出。

    但凡在場之人,在聽到陸塵那冰冷徹骨的話語之后,都是悚然一驚,為陸塵的言語而大為震驚,同時感受著那自陸塵身上釋放而出的森然殺意后,都知道,陸塵不是在開玩笑,而是真的對地獄組織的兩位殺手動了殺意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滿場嘩然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面色變化不一。

    有人震動、有人驚異,有人興奮……

    也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總之。

    陸塵的一席話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那兩名地獄組織的殺手,臉上也是露出了憤怒之色,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圣人九重螻蟻,當眾揚言要殺他們,這使得一向眼高于頂,視普通勢力子弟為螻蟻的兩名殺手,那是極為盛怒。

    既然這一戰無可避免,身為地獄組織的精英殺手,他們也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退縮。

    真要畏懼退縮的話,不僅有損地獄組織的顏面,他們也是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“動手!”

    最后,二人相視一眼,選擇了主動出擊!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陰森之音響徹而起的同時,只見兩名殺手中的一人,手掌緊握漆黑利刃,周身黑氣涌動之時,腳掌一點地面,身形便是暴掠而出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此人不愧是地獄組織的精英殺手,速度極快,幾乎隱隱可以與半步王者媲美了,一閃之下,直接出現在了陸塵前方。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與陸塵對視,旋即殘忍一笑,手臂隨之一晃,手中利刃帶著陰森寒氣,快若閃電般的對著陸塵咽喉割來。

    陸塵與那殺手的目光對視,對后者那殘忍的笑容視若無睹,“不愧是地獄組織的殺手,實力果然不一般,一般圣人九重巔峰武者,被你盯上,幸存的可能性真的很低,但是,你如今的對手不是其他人,而是我,而且,我雖不是殺手,但也知道殺手的行事作風,一擊不中遠遁千里,你們似乎沒有這個自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以為身形暴露后,依舊有著斬殺我的實力?!”

    他話音頓了頓,忽然冰寒一笑,毫不客氣的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天真!”

    “在其他人眼中,你們或許是讓人聞風喪膽、聽名變色的恐怖存在,但在我眼中,屁都不算。”

    說著,陸塵手臂一抖,黑鋒劍破空而出,與那利刃結結實實碰撞在了一起,只聽‘鐺’的一聲,火花四濺,利刃在撞擊之中,被生生震開,而黑鋒劍席卷著冰冷之意,撕裂空氣,最后‘噗嗤’一聲,劃過了那殺手的咽喉。

    鮮血飛濺!

    于此同時,一道人影出現在陸塵身后,正是那個斷臂殺手。

    他猙獰一笑,左手持刃,閃電般的對著陸塵后心爆刺而下。

    陸塵身體一晃,自原地陡然消失,出現在了那斷臂殺手的身后,冷漠中帶著譏嘲的聲音,隨之傳入那斷臂殺手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都殺不了我,你們以為故技重施就能取得效果?”

    斷臂殺手一驚,隨之,還不等他有所反應,一只冰冷有力的大手,便是死死攥住他的后頸。

    斷臂殺手面色驟然一變,剛想掙扎之時,一股令他難以抗拒的驚人力量,便是自那大手之中涌出,體內高速運轉的元力,頓時被生生打散,身體之中也是傳來一連串尖銳的骨骼爆裂聲。

    顯然,那股令他難以抗拒的驚人力量,不僅壓制了他體內的元力,更是將他全身骨骼全部震碎!

    斷臂殺手頓時成了一個廢物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全身骨骼爆裂,劇痛深入靈魂,斷臂殺手吃痛之下,忍不住發出了殺豬般的凄厲慘嚎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你會為今天的行為后悔的,得罪地獄組織……啊啊啊……你,以及你的親人朋友,都是地獄組織獵殺的對象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斷臂殺手一邊發出凄厲慘嚎,一邊怨毒的威脅陸塵。

    “得罪地獄組織的后果,我很清楚,所以,你一個將死之人就不用在我面前喋喋不休了。”

    陸塵對斷臂殺手的威脅不為所動,一聲冷笑,然后譏嘲的目光落在了那個手持長戟,靜觀其變的林宗明身上。

    “廢物!!!”

    林宗明聞言,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但就在這時,陸塵手臂陡然一震,手中半死不活的斷臂殺手,直接如箭矢一般,對著林宗明飆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扔出斷臂殺手的那一瞬,陸塵腳下一點,身形緊隨在斷臂殺手之后,對著林宗明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林宗明見狀,意識到陸塵的險惡用心,面色陡然一變。

    陸塵哈哈一笑,“林宗明,你就是個廢物,這一次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抉擇,是選擇一戟劈了地獄組織的殺手,與我正面交鋒,還是選擇避開,從而失去先手,承受我蓄勢一劍。”

    聲音落下之時,陸塵體內澎湃元力已是呼嘯而出,瘋狂涌入黑鋒劍中。

    他開始在為接下來的凌厲一劍蓄勢了!

    眾人見到這一幕,也是嘩然了,紛紛大罵陸塵手段卑鄙,是小人行徑。

    名劍山莊三長老驚嘆道:“好狡猾的小子,竟然以地獄組織的殺手為‘前鋒’。”

    獨臂刀坤廷目光一閃,“接下來就看那林宗明如何抉擇了。不過,依我看,那林宗明雖然是紫陽宗少宗主,而且還是地榜強者,但也不敢隨隨便便擊殺地獄組織的殺手。”

    蠻人金不敗接話道:“不錯,那林宗明多半會選擇避開,這樣一來,無疑就失去了銳氣與先手,被那小子可趁之機。”

    名劍山莊三長老嘿嘿一笑,“不管結果如何,對你我三人都是百利無一害,那小子與林宗明一戰,不管誰勝誰負,最終的勝利者,都是我等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最終的勝利者,是我等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地獄組織的殺手,還是林宗明,都是在為我等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三人各懷鬼胎的相視一眼,然后‘默契’的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獨臂刀坤廷猜的不錯,經過一番掙扎之后,林宗明最終選擇了閃避。

    他終是不敢隨意擊殺地獄組織的殺手,哪怕那個斷臂殺手已經瀕臨死亡,他也不敢冒然當眾擊殺。

    無論是域外戰場,還是武道圣地的中州,地獄殺手組織都是有著赫赫威名,一般勢力聞之變色,根本不敢與之為敵。

    強如林宗明,身后又有紫陽宗為依仗,他依舊不敢冒著不確定的風險,當眾擊殺斷臂殺手!

    “連一個半死不活的殺手,都不敢殺,你果然是個廢物!”

    在林宗明閃身躲避的同時,陸塵那冰冷中帶著肆無忌憚嘲諷的言語,便是傳蕩而開,令得林宗明的面色徹底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還不等林宗明出言反擊,陸塵帶著森然殺意的聲音,便是響徹而起。

    “廢物,吃我一劍!”

    “破滅劍訣!”

    話落,那積蓄無盡元力的一劍,被陸塵毫不猶豫的斜斬而出。

    這一劍,陸塵積蓄了大量的元力,而且施展了下品神訣破滅劍訣,威力自是不可小覷!!!

    黑鋒劍斜斬而出的瞬間,澎湃的元力呼嘯而出,直接化作了三百丈龐大的灰色劍氣,攜帶著斬天滅地之威,對著那林宗明怒斬而下!

    不敢擊殺斷臂殺手,選擇閃避,林宗明本就失去了先手,此時此刻,剛避開斷臂殺手,尚還來不及穩住身形之時,龐大的灰色劍氣,已是席卷著滔天之威,閃電般的爆斬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劍氣還未斬中林宗明,恐怖的劍氣威壓,已經令得林宗明周身的空氣成片成片爆炸開來,一朵朵小型的白色蘑菇云,也是升騰而起。

    “我有沙之守護,縱使你占盡先手,也休想傷我!!!”

    望著那爆斬而下的恐怖劍氣,林宗明則是怡然不懼,底氣十足。

    而他的底氣就是那神秘的葫蘆神兵。

    隨著他話音落下,腰間鵪鶉蛋大小的神秘葫蘆,陡然釋放出璀璨黃光,緊接著,漫天黃沙如同流水般呼嘯而出,在其周身迅速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沙之護罩!

    沙之守護!

    可以抵擋絕大部分半步王者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這也是林宗明身上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他有自信,以陸塵的攻擊力,絕對不可能撕開沙之守護!

    連沙之守護都撕不開,何談擊敗他?

    所以,在他看來,任憑陸塵詭計多端,今日,他都是立于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今日,陸塵必死!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結果則是……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在無數人目不轉睛的注視之下,恐怖劍氣結結實實爆斬在沙之守護之上,頓時,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蕩而開,滿天能量肆無忌憚的席卷開去。

    以林宗明為中心,其周身方圓三千米內,所有空氣皆在這恐怖的一劍下,被生生斬爆,形成了真空區域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著場中一幕,皆被這一劍的威力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震撼歸震撼,所有人的目光,依舊一眨不眨盯著那能量席卷的中心戰場。

    只見在那恐怖劍氣的爆斬之下,沙之護罩劇烈晃動,相交處,更是爆發出了刺眼火花,而且黃沙飛濺……

    “轟轟轟轟轟……”

    恐怖劍氣未能瞬間撕裂沙之護罩,但像是鋸子一般,不斷撕裂沙之護罩的防御……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巨聲響徹,那沙之護罩在劍氣的撕裂之下,終于無法維持,轟然爆炸而開,漫天黃沙飛濺。

    在那沙之護罩爆開的那一霎,林宗明面色陡然一白,一口鮮血噴吐了出來,身體也是倒飛而去。

    倒飛期間,林宗明心神一動,那四散飛濺的漫天黃沙,飛速的匯聚而來,在其身前凝聚一面沙之護盾。

    陸塵見狀,剛準備趁勢追擊的身形陡然一滯,然后放棄了得勢不饒人,而將視線看向潛伏在戰場四周的無數武者身上。

    這些人,都是為他而來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半步強者,而且不止一人,這些人聯合起來,也是一個麻煩,尤其是突下殺手,更為致命。

    既然與這些人無可避免的一戰,他準備先下手為強,解決掉環伺在旁的一群惡狗。

    當陸塵的視線投射而來之時,環伺在旁的一眾武者都是一驚,但旋即他們又放下心來,因為他們自信,縱使給陸塵十個膽子,也不敢對他們主動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陸塵是個瘋子。

    然……

    他們忽略了一點。

    陸塵連地獄殺手組織的殺手,都敢毫不猶豫的當眾斬殺。

    又有什么事情不敢做?

    就在一些人自我安慰,放下心來的時候,陸塵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株低級藥王,當眾服下,然后,那略顯英俊的臉上,陡然殺意涌動。

    “今日,在場之人,都要死!”

    冰冷徹骨的聲音,如同晴空霹靂,令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驚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是時候,眾人只見陸塵身體微微一晃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驚天巨響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來。

    那里,煙塵滾滾,大地開裂,巨樹折斷,殘肢斷臂,空氣中殘留著凌厲的劍氣余波!

    同時,戰場中心,那道持劍而立的身影,隨風消散。

    原來,那只是陸塵的一道殘影。

    而陸塵的本體,已是鬼魅般的出現在另外一個方向,而且一劍之下,收割了數十條人命!

    所有人呆呆的看著陸塵那消散的殘影,又轉而看向那煙塵滾滾之地,腦海中的思維都是微微一滯。

    這一刻,眾人思維出奇一致,腦海中都浮現相同的一句話。

    他……真的敢對眾人出手!

    他……瘋了不成?!

    在場武者,兩三千,最弱的都是圣級三重修為,圣人**重武者都是一抓一大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數名半步王者。

    兩三千名圣人,加上數名半步王者,聯手之下,連域外戰場后方的神城,都能一舉攻克,如此驚人的一股勢力,陸塵竟然毫不猶豫選擇了主動出擊。

    誰給他的底氣,敢主動對眾人出手?

    要是陸塵一舉擊敗林宗明,攜無敵之姿,以一己之力對眾人出手,他們或許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此時此刻,陸塵只是與林宗明拼了個旗鼓相當,最多算是稍占上風,竟然放棄了林宗明,轉而對眾人出手了。

    瘋了!

    瘋了!

    眾人想不通陸塵為什么這么做,最后只有‘瘋了’可以勉強解釋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人認為陸塵這么做,看似是在發瘋,實則是想要把水攪混,讓局面陷入混亂之中……

    也有人認為陸塵這是準備突出重圍……

    滾滾煙塵隨風消散。

    滿目蒼痍的大地之上,尸橫遍野,手持長劍的陸塵,筆直而立,面色冰寒,雙目銳利如刀如劍,腳下是殘肢斷臂……

    陸塵目光如刀般鋒利,面無表情環顧四周,但凡被他目光觸及之人,身體都仿佛被刀子掠過一般,忍不住的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,現在可以轉身離去,我不阻攔,但凡選擇留下之人,都是我的敵人……”陸塵冷冷開口。

    此話一出,猶如在平靜的湖面丟了一顆炸彈,現場頓時炸開了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氣,他讓我們離開,我們就要離開?他以為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敢當眾威脅我們,這個家伙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瘋了,這個小子絕對是瘋了!”

    一些覬覦神訣與星辰神魄草的武者,在陸塵話音落下的那一刻,便放肆的叫囂起來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部分武者,在見到了陸塵的恐怖戰力之后,開始動搖了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的實力,比一般的半步王者都恐怖,我等實力低微,留下來,很可能會殞命在其劍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等此行也不過是想碰一碰運氣,那陸塵的實力太逆天了,我等這點微末實力,留下來只會是炮灰的命,也將是最早被斬殺的一批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決定了,選擇離開,我只是圣人五重修為,在那小子手中,連螻蟻都不算,況且,就算搏命一拼,最后斬殺了那小子,最后的好處,也輪不到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吵吵嚷嚷,議論紛紛,各自發表意見。

    最后,有人留下,也有人選擇離開,當然,也有部分心懷不軌的人,明著離開,暗中隱藏在遠處,想要坐收漁翁之利。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