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劈天斬神 > 第二千九百七十五章 什么狗

第二千九百七十五章 什么狗

作者:江邊一閑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本來是要找孔二公子算賬,并揍他一頓的,被白頭翁提到了兔子,大鵬的注意力立馬就轉移過去了。

    逸塵和焰赤對視一眼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或許真有那么一只兔子,可這跟咱們有啥關系,白頭翁確定自己藏了兔子,幾次三番的索要,簡直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大鵬則好奇,要說騙孔二愣子倒也算不得什么,白頭翁這家伙鬼精鬼精的,不騙人就不錯了,怎么可能被騙呢。

    想起前幾次被白頭翁騙過,大鵬不由得懷疑起來,用翅膀圍成一圈,把白頭翁困在中間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南面群山中迷了路,正好兔子出現,說是好心指路……可誰知他把我們弄到了迷瘴之中,要不是鬼車大人手段強,只怕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被大鵬控制,白頭翁不敢瞎說,也找不到忽悠大鵬的辦法,就只好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南面的群山雖然算是禽族領地,卻很少有禽族成員深入,究其原因主要是迷瘴太多。

    即便是朗朗晴日,深入其中也會有迷瘴出現,而且迷瘴中釋放出來的詭異能量,可以讓禽族成員神智受損,嚴重的變成癡呆。

    “還好本公子沒去,不然的話……”孔二公子想想都后怕,一旦被迷瘴困住,很容易出問題的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,孔二公子就和一幫屬下進入過南面群山,無意中被迷瘴困住,雖然但是的迷瘴不是很濃郁,最終也順利脫險。

    但是,從那以后,孔二公子的腦子像是越來越不好用了,有人猜測就是被迷瘴給侵蝕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去那兒干什么,找死么?”大鵬皺了皺眉頭,問道。

    早就聽說過這樣的事情,只是大鵬沒有經歷過,讓白頭翁和孔二公子一說,他都覺得瘆的慌。

    “你才……”

    孔二公子一點做俘虜的覺悟都沒有,出口就要懟大鵬,幸好被白頭翁搶了先:“我們是無意中迷路的,這不是重點,鵬大人,我說的是兔子可惡。”

    至于去南面群山干什么,白頭翁當然不會說出來,連二公子都瞞著的事情,怎么能告訴大鵬這個外人呢。

    “要這么說的話,兔子還真是……可愛,哇哈哈哈!”

    大鵬一笑,白頭翁就受不了了,兩只翅膀全捂在了耳朵上,生怕耳膜被大鵬的聲音給震破了。

    孔二公子則勉強能忍受,偷偷瞅了逸塵一眼,忽然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區區五級戰皇的境界,在大鵬肆無忌憚的笑聲中,不僅沒有被震暈過去,甚至連耳朵都沒捂。

    一邊跟焰赤若無其事的聊著,一邊拿眼睛等孔二公子,就像沒聽見大鵬聲音似的。

    孔二公子身后的火烈鳥們,單個的修為境界也比逸塵高,都一個個的把腦袋塞進了翅膀中,減少震耳欲聾的聲音對自己的傷害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還是有十幾只火烈鳥承受不住,正躺在地上直蹬腳呢。

    那些和火烈鳥戰斗的鵜鶘們也沒好到哪兒去,大鵬的笑聲開始之后,雙方就自動的停止了較量,各自設法應付巨大的噪音。

    最可憐的是那兩只山雞,被逸塵和焰赤褪了毛,還沒長出來呢,就被噪音侵擾到了。

    光禿禿直挺挺的躺在地上,嘴角還有白沫冒出,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大鵬出現,稍不留神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,孔二公子倒也見怪不怪。

    相反,若是有人沒被大鵬的噪音侵擾,卻是讓人懷疑,要么對方的耳朵本來就壞了,要么就是實力足夠能撐得住。

    這地面上躺了一大片不算意外,這種場面孔二公子沒少見過。

    別人都承受不了,唯獨逸塵跟焰赤二位壓根就沒當回事兒,這讓孔二公子十分驚訝。

    “大鵬輕點,有點吵。”孔二公子正愣著呢,就聽逸塵在一旁不滿的說道。

    剛剛還在疑惑,逸塵的耳朵是不是有問題,一聽這話,孔二公子確定,逸塵確實有抵抗大鵬噪音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就是忍不住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大鵬臉一紅,收斂了一些,扭過頭問道:“老大,兔子呢?拿出來我瞧瞧唄。”

    逸塵兩眼一翻,沒好氣的說道:“我都沒見著,怎么拿出來?”

    這大鵬的腦子還真是管用,人家岔開話題他就跟著兜圈子。

    什么兔子騙人,別管是真是假,那都是白頭翁拿來搪塞的,目的是幫孔二公子解圍。

    逸塵對著大鵬使了使眼色,示意對方收拾孔二公子。

    大鵬一看,關切的問道:“老大,你眼睛怎么了,是不是被孔二愣子傷著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了,差點忘了,孔二愣子,你還沒給老大賠罪呢。”

    大鵬總算回過神來,兩眼一瞪,將孔二公子扔到了逸塵面前。

    兔子的事情晚點再說,沖撞了老大必須賠禮道歉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孔二公子瞅了瞅逸塵,眼珠子一轉,委屈巴巴的說道:“他都讓我丟臉死了,應該給我賠罪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丟臉……啥意思?”大鵬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我被他偷襲,那個啥就是他弄傷的。”微風吹過,孔二公子菊花一緊,趕緊將尾巴蓋上去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懂了,老大,真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大鵬恍然大悟,怪不得輕輕一拍,就讓孔二愣子那兒鮮血飛濺,原來早就受傷了。

    “小懲大誡,不值一提。”逸塵搖搖頭,懶得糾纏這個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不是這個,老大,你牛!”

    大鵬從胳肢窩伸出手,豎起大拇指,一臉崇拜的說道:“孔二愣子的屁股你都敢弄,這個愛好不錯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“滾!”這一次,逸塵和孔二公子異口同聲,就差沒聯手收拾大鵬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剛剛放開了耳朵的火烈鳥鵜鶘等人,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“誰在笑?”

    大鵬一回頭,所有人都連忙閉嘴,裝著沒事一樣扭過腦袋不看大鵬。

    “孔二愣子,那只狗跟你什么關系?”大鵬指了指虛空某個方向,對著孔二公子問道。

    在逸塵幾次暗示下,大鵬終于想起了自己來此的目的。

    既然老大沒有危險,那就從孔二愣子的嘴里打聽點情況吧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,沒看見啊,在哪兒呢?”孔二公子往天上看了看,一臉無辜的說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大鵬一巴掌糊過去,孔二公子的臉上就出現了一塊烏青。

    “少跟本大爺裝蒜,那只狗吸收了火之烈焰,讓他趕緊吐出來!”

    雖然沒能及時阻止,但大鵬親眼看見虛空中的那位。

    幫助孔二公子對付逸塵和焰赤的,必然跟他有關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關本公子……我的事兒,不然的話,我怎么會落到你手里?”孔二公子據理力爭,而且說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以虛空中那位的實力,只怕大鵬也差了很多,有那位在場,斷然不會任由大鵬胡來。

    “放屁,有本事你讓他過來試試,我一巴掌糊死他……”說到后面,大鵬聲音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要是真有這個手段,大鵬見到那位的身影,早就沖過去修理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要是見到了那位,一定轉告你的意思。”孔二公子看似唯唯諾諾,卻時不時的給大鵬挖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大鵬一怔,轉移了話題:“你有沒有見到鳳凰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,怎么會有鳳凰出現呢,都一萬年來,你見過?”

    “誰說沒有?”

    “鬼車,四眼,還有很多人……本來就不存在的,你讓我到哪兒去見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本來想問問孔二公子,關于鳳凰血脈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這家伙一口咬定,壓根就沒鳳凰的任何消息,更別說提供線索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鬼車干嘛不在你身邊?”

    大鵬疑惑的看著孔二公子,問道。

    雖然孔二公子不著調,但這句話不像是說謊,至少大鵬沒感覺出來。

    就連一旁的逸塵和焰赤,也覺得孔二公子不會刻意欺騙。

    只不過,鳳凰虛影現身幾乎是眾所周知,就算孔二公子孤陋寡聞,也不會一點都沒聽說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口口聲聲要爭奪百鳥之王的孔二公子,怎么可能不關心鳳凰虛影的存在。

    逸塵目光掃過前方,隱約感覺到白頭翁的神色稍稍有些緊張,不知道是被大鵬的噪音折騰得,還是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“鬼車幫我辦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辦什么事兒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一個是本大爺,一個是本公子,二人僵持了一會兒,還是本大爺占了上風。

    孔二公子無奈,只好出言解釋:“老是有人制造謠言,說什么鳳凰虛影現身,鳳凰血脈出現,搞的是人心惶惶的。

    鬼車看不過去,主動要求查明真相,將謠言的源頭堵住,免得滋生禍端……”

    作為孔二公子的屬下,鬼車有義務幫他處理各種不利的局面,包括鳳凰血脈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有確定傳言是謠言,才能證明鳳凰血脈的不存在,從而孔二公子方可獲得競爭百鳥之王的資格。

    為此,鬼車竭盡全力四處查探,要將越傳越廣泛的謠言止住,免得給孔二公子帶來負面影響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謠言,而是真有鳳凰血脈出現呢?”逸塵忽然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孔二公子本能的往上一竄,漲紅著臉說道:“根本就沒有的事兒,憑空捏造又有什么用?”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