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本王不吃軟飯 > 第2226章 異世篇363,結局(10)姐姐?

第2226章 異世篇363,結局(10)姐姐?

作者:簾卷西瘋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又是一年除夕。

    這是近三四年來,蘇家最熱鬧的一年除夕。

    也是人最多‘最齊’的一次。

    再加上初六就是蘇墨琛和秦迪的婚禮,家里喜氣四溢。

    從老到小一共三輩人,滿滿當當坐在了飯桌上,這年夜飯吃得熱鬧又溫馨。

    照例是老爺子先說話,還是那一套,大家都能倒背如流了,然后是蘇元盛代表發言,后面輪到孫輩說話還要朝老爺子敬酒。

    蘇墨晚有點局促,有點緊張。

    蘇家這么一大家子人,是真的熱鬧,雖然早就已經混熟,但免不了從心里覺得自己目前還是個外人,起碼是半個外人。

    她不太自在。

    尤其是席上老爺子沒少慈愛地看著她笑,就怕也要叫她來說兩句。

    好在提心吊膽一晚上,虛驚一場。

    最后老爺子喝多幾杯之后,又開始進行每年都不過跨過的環節——催孫輩的人生大事。

    不過與往年不同的是,以前火力還能幾人分擔,今年只有蘇墨函一個人孤零零地扛著了。

    最后蘇墨函忍無可忍,豁出去宣布自己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。

    這話一出,老爺子就立馬酒醒了似的,追問是和那個女孩子有了進展?

    蘇墨函說追個人還不簡單嗎,他一出手肯定手到擒來啊。

    老爺子立馬問有譜沒有,蘇墨函一看這是催婚的前兆,立馬扯謊說人家今晚要約他看電影,等再相處一段時間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還在家里耗著干什么?人家女孩子主動約還不積極點!”

    老爺子斥孫子,攆著人出去約會。

    蘇墨函可巴不得呢,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啊,他寧愿溜出去玩,也不要在家里被重點批斗了。

    誰知三夫人來一句:“記得拍一張合照回來,不然我們就當你在扯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親媽!

    蘇墨函是成功溜走了,老爺子的嘴是閑不住的,一到年夜飯桌上就要大力表示對孫輩的疼愛,所以接下來被關照的換成了蘇墨晚。  老爺子說了很多,讓她不要不自在,把這里當自己家,還說伯父伯母叔叔嬸嬸都會疼她,被點名的立馬派了蘇元盛和蘇元齊做代表應聲,蘇元培雖然還沒被cue到,也

    主動出了聲,讓老爺子放心,說自己和妻子會好好疼愛閨女,絕不會讓別人(蘇墨閑)欺負了去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的談話和目光都圍著她轉,蘇墨晚局促窘迫之余,眼睛也慢慢發澀。

    長這么大,她頭一次收到這么多長輩的關愛。

    除了‘伯母’對她不是很熱情,其余的人都真心歡迎她走進這個家。

    這種溫暖陌生,但她心底向往,同時也無法拒絕。

    見小孫女抿著唇快要掉眼淚的模樣,老爺子立馬笑道:“哎呀喝多了話也就多了,年輕人要早點休息,你們女人家都休息去,我們爺幾個再來幾杯也該歇火了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立馬輕柔地拉了人起身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陪爸,我們先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蘇墨閑沒有被允許離席,知道自己現在沒法起身,給小神經遞了個安慰的眼神,讓她先跟二嬸去睡覺。

    二夫人把人往樓上帶。

    轉眼也認識一年了,從好奇到喜歡、認可,她多了一個女兒。

    之前提過一次沒成功,今晚她再次溫柔建議:“以后就叫我們爸爸媽媽吧?這樣才像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蘇墨晚心潮翻涌著,腦子還沒來得及思索嘴巴就冒了兩個字:“媽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聽著差點掉眼淚。

    印象中,墨晚最后這么喊她應該是在初中了,上了高中之后就是簡單一個媽字。

    “你沒在家里住過,本來給你收拾了一間客房,不過,先去墨晚房間看看,如果你喜歡的話就在她房間里睡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怕她心里排斥,所以才說前提是她自己喜歡。

    頓了頓,二夫人道:“想來你應該聽說過墨晚。”

    蘇墨晚趕緊點頭。

    聽得可不少,是老男人的心上人呢。

    嗯,曾經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“你把她當作姐姐就好,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,我們對你的關心也只是給你的,不會把你和墨晚混淆。”

    姐姐?

    蘇墨晚心頭好似被只爪子撓了撓。

    她有兄長,而且不止一個,現在又有了姐姐,這感覺……說不上來。但是讓她一下子開闊了。

    是了,把她當作姐姐,自己就不會想著自己是她的替身,是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們是完完全全分離開來的兩個人!

    一直隱隱飄在心頭的烏云被吹走,霎時間亮堂又輕松。

    蘇墨晚徹底站直了,她不用再背負那股享受了屬于別人的疼愛的羞恥感覺,這不是一場交換,而是一場贈與,她們互相贈與了屬于對方的親情,收獲了雙份的疼愛。

    心結蕩然無存,蘇墨晚整個人都自在了,她跟著進了‘姐姐’的房間,滿眼好奇,然后聽著二夫人以懷念又想念的口吻講述著‘姐姐’的事跡。

    眉眼間滿是驕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蘇墨晚聽得心念一動,念書厲害,重點是打架也厲害?那做她姐姐很夠格了……

    后來見二夫人說著說著落淚,又很不好意思地擦去,蘇墨晚喉嚨澀澀地道:“二……媽媽,我以后會替姐姐孝敬你們,她在那邊也一定會過得很好!”

    二夫人含淚微笑,“嗯。”

    酸澀之余,也有欣慰。

    后來時間實在不早,且二夫人的情緒一下子也調節不過來,還得回去讓丈夫安慰哄哄,所以問了小女兒她要睡在哪個房間。

    蘇墨晚很干脆地回就睡姐姐的閨房。

    二夫人親自給她放了洗澡水,又去衣柜里把準備封存的衣服拿出來給小女兒用。她是一下子想通了的,封存起來只會越來越碰不得,給現在的閨女穿也好。

    好在墨晚的衣服被褥等都是定期洗曬的,并沒有擱置很久的陰霉味。

    親自弄妥當了,二夫人讓女傭留下隨時候命,自己離開。

    蘇墨晚是不排斥的。

    讓她睡死人的房間她可能心里會發毛,讓她睡去了云墨的義姐的房間,一點心里負擔都沒有。

    甚至覺得親切,還有點激動。

    在床上小心地滾了滾,睡不著。

    然后有敲門聲,女傭還不知道兩人關系,盡職盡責地通報:“小姐,你睡著了嗎?是大少。”

    蘇墨晚差點從床上蹦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、還沒!”

    女傭還想請示來著,結果蘇墨閑自己推門就進去了。

    這不是他第一次進來。

    以前也進過墨晚的房間,包括她十八歲成年以后。所有的擺著都是原本的熟悉模樣。

    見小神經抱著被子窩床上,他走近了居高臨下,嘴角噙了溫柔。

    “自己睡,睡得著?”

    蘇墨晚以為他要一起睡,立馬道:“怎么會睡不著!你不來敲門我已經睡著了!”

    蘇墨閑彎腰,伸了手在她脖子處檢查,“洗過澡了?”

    蘇墨晚紅著臉把他手打開,洗沒洗澡還能靠手感摸出來的啊?問就問,動什么手!

    拜老男人所賜,只要不是累得動不了,她每天都會洗了澡才上床,這兩三年下來膚色大有提升。

    她現在也可以很有底氣地自夸一句膚如凝脂了!

    把身子縮進蓬軟的被子里,蘇墨晚裹緊了道:“洗了,牙也刷了,廁所也上了,還要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睡吧。”

    蘇墨閑溫柔地給她拉了拉被子,然后往她臉上親了一下,道了晚安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雖然他挺想留下,但這是墨晚的房間,嗯,終究是不妥。

    這也在蘇墨晚的意料之中,別說老男人不自在,她也會不自在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來,初一新年氛圍仍盛,又是一大家子吃飯。

    而且蘇墨韻周權帶著兩個兒子也回來了,熱鬧程度堪比昨晚。

    席間蘇墨函跑不掉,被他媽逼著交照片,人家還真交了出來,照片里摟著人家姑娘的腰,兩人距離親近,好一副郎才女貌。

    三夫人笑得合不攏嘴。

    然后老爺子問了蘇墨琛的婚事安排,由蘇元盛說了主意,然后蘇墨閑附和,說島上那邊可以接待賓客,一兩千人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他說的是住沒問題。

    所以蘇墨韻就驚訝了,說自己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買了島這么土豪。

    蘇墨閑看了看小神經,見小神經一副快要坐不住的樣子,他道:“有錢任性。”

    蘇墨晚這才坐穩了。老男人要是敢說給她買的,回去一定要他好看。

    婚禮的安排就這樣敲定,秦家那邊也同步配合,喜帖當天就全部發了出去。  萬事俱備,只等初六了。
彩票走势图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