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中文網 > 修羅刀帝 >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帝尊藤

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帝尊藤

一秒記住【34中文網 www.fhphtt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云先生,現在的局勢你也看到了,待會我們聯手結盟如何?”

    裴玄道這時走到了云塵的身旁,沖著云塵傳音。

    裴家的情況,現在也不妙。

    相比較于其他帝尊勢力,裴家確確實實地處在弱勢。

    想要爭奪機緣,難度更大。

    就算想要找人合作,其他勢力的人,也不會選他。

    唯有同樣沒有背景后臺的云塵,算是比較合適的盟友。

    而且云塵,還是裴家名義上的客卿。

    云塵對于裴玄道的聯手提議,不置可否,但也沒有直接拒絕,而是問道:“先前留在外面的通行令牌,總共就只有八枚,你們怎么進來十個人了?”

    裴玄道一聽這話,嘴角不由抽了抽,眼角余光朝田胖子那邊瞥了一眼,說道:“是田豐那家伙,據說和伊子真姜憐心達成了暗中交易,將他們帶進來的。這家伙就是個攪屎棍。”

    云塵一聽是田胖子的手筆,也是一陣無語。

    連他也不得不承認田胖子的心真大,居然貪婪到這種程度,敢將兩個小帝尊榜強者收入體內,偷送進來。

    “對了,云先生,你既然不反對聯手結盟,那有些消息,我們最好都互通一下。你先前可是第一個斬殺掉阻攔者,拿到通行令牌。不知你具體實力如何,現在身上,還保留有什么底牌嗎?”裴玄道試探性地問道。

    他要和云塵聯手,當然想先弄清楚云塵的實力情況。

    之后若是爭奪機緣,和其他人混戰起來,他也好做到心中有數。

    云塵打了個哈哈,說道:“我自身的實力應該也勉強能進入小帝尊榜,至于底牌,我身上有一件殘缺的帝尊器,而且與我自身比較契合,能夠發揮出全部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裴玄道點了點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一會,主動說道:“我也不瞞你,這次進來,我將我裴家祖上傳承的帝尊器帶了進來,而且還帶來了先祖帝尊遺蛻。不過之前為了重獲令牌,已經祭獻了先祖遺蛻的一小部分。”

    云塵聞言,眸光驟然一凝。

    這可是裴家傳承至今的最強底蘊了。

    帝尊器加帝尊尸身法體的組合,這甚至能震懾一下真正的帝尊。

    以祭獻帝尊尸身法體,來催發帝尊器,爆發出的威力,云塵哪怕沒有見過,也可以想到那種威勢。

    這也難怪裴榮酉,敢進來爭一爭機緣了。

    “那其他人呢?他們帶進來的底牌,應該耗損得差不多了吧?”云塵傳音問道。

    裴玄道搖了搖頭,道:“這我就不好保證了,這次為了薔薇帝尊留下的機緣,各方勢力都做了充足的準備。誰也不能保證,他們帶進來的底牌有多少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裴玄道頓了頓,目光沖著某個方向掃視了一下,道:“不過這些人中,有兩個人是最晚結束戰斗的,我得到了一枚令牌后,也進入過他們所在的通道觀望過。”

    “最晚結束戰斗?”云塵皺了皺眉頭,不明白裴玄道要說什么。

    裴玄道苦笑道:“那兩個人沒有動用任何的外力手段,是以自身戰力,擊殺了薔薇帝尊的守護仆人和傀儡。”

    云塵聽到這里,臉色終于變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親自體驗過花七和十二傀儡組成合擊陣勢的恐怖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特殊的底牌,單獨一個小帝尊榜高手,絕對要被圍殺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哪兩個人?”

    對于這種存在,云塵都不得不重視,這絕對是待會爭奪機緣的勁敵。

    “一個便是焚神槍林家的林山秋。”裴玄道說道。

    云塵眼睛一瞇,難怪先前伊子真會對林山秋表現得如此忌憚,估計也是看到過林山秋爆發的真正實力了。

    “那另一個人呢?”

    “另一個,是羅星箭謝家的謝青青。”在提到這個人時,裴玄道神情有些怪異。

    在微辰界的小帝尊榜上的諸多高手中,唯有姜憐心和謝青青是女子。

    其中又以謝青青的存在感最低,戰績也是最少的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認為謝青青是小帝尊榜上,排名掛尾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這次謝青青在進來薔薇帝尊道場后的表現,簡直驚爆了所有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箭破蒼穹!

    無量箭氣穿射,如星墜隕!

    根本無從抵擋!

    她以手中弓箭,硬是逼得花三和諸多傀儡組成的圍殺陣勢,難近她身前。

    最后,她更是一箭一箭,正面將敵人射爆。

    那場景,便是裴玄道見到之后,都是覺得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而林山秋也不差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其實當年,我與林山秋還交過手,當時他剛剛登臨小帝尊榜,便已鋒芒畢露。那時我還壓得住他,不過現在……”裴玄道輕聲感慨著,繼續道:“當初林家出動高手圍逼我裴家時,林山秋并沒有出面,所以我也沒料到他的實力竟然高到這種程度。”

    云塵笑了笑,道:“實力再高又如何,一旦你以帝尊尸身法體血祭帝尊器,誰人能敵得過?”

    裴玄道聞言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這可是整個裴家屹立當世,位列帝尊級勢力之下第一門閥的最重要底蘊。

    若非萬不得已,又豈能輕易耗損?

    一旦耗盡,裴家真的會迎來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而且這里匯聚的高手太多了,各種底牌在身,恐怕將先祖帝尊尸身法體徹底血祭干凈,把帝尊級催發到狂暴極致,也應對不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在云塵和裴玄道說話的這會功夫,已經有人朝著大殿里面走去,目標很便是薔薇帝尊的那尊雕像。

    不過剛走出幾步。

    大殿猛地震蕩了起來,堅硬的地面,一處處破裂!

    裂縫,猶如蛛網一般蔓延。

    而在破開的裂縫下方,綠光涌動,綠意盎然!

    但云塵卻感受到了濃烈的危機。

    在場的其他人也是臉色一變,大家都是帝尊之下的頂級高手,對于危險的感應非常的敏銳。

    “小心!這是觸發了薔薇帝尊留下的布置。”裴玄道沖著云塵說道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下。

    兩人腳下的裂縫中,就有粗長的影子從中沖出,朝著云塵二人纏繞而來。

    那景象,就猶如是兇惡的巨蟒,對獵物展開絞殺。

    云塵眼睛一瞇,看清這粗長的影子,哪里是什么巨蟒,分明是堅韌老藤。

    一根根藤條猶如活了過來,內種浮現著玄妙的大道符文。

    無量的綠光從內透射而出,將整個天地虛空,都印染成一片碧綠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開!”

    裴玄道發出大喝,磅礴的神力沖出,涌蕩之間,將纏繞向他的藤條撕扯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可旋即,藤條中的大道符文一個閃爍,破損的藤條就恢復如初,結結實實地將其纏繞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!帝尊大道!這老藤修煉出了帝尊大道!”另一邊,有人同時發出驚吼。
彩票走势图大厅